人工智能培训

搜索

人工智能的应用:斯坦福如何培养学生?专访图灵奖得主、斯坦福前校长John Hennessy

[复制链接]
tomchina55 发表于 2018-10-30 08: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omchina55 2018-10-30 08:31:09 339 0 显示全部楼层
原标题:斯坦福如何培养学生?专访图灵奖得主、斯坦福前校长John Hennessy
             y3dRE88F0nXf8aH0.jpg
来源:wired
编辑:肖琴,木青
【新智元导读】John Hennessy可谓是一代传奇人物,在产业界与学术界都有着非凡的成就:他既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斯坦福大学前校长,图灵奖得主,也是一位有远见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连线》专访了轩尼诗,他谈到对学界人才流失、硅谷领导危机等问题的看法,并分享了斯坦福如何培养学生的方法。
约翰·轩尼诗(John Hennessy)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也是斯坦福大学的前任校长。他还是一位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图灵奖得主、以及MIPS技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轩尼诗刚刚出版了一本新书Leading Matters: Lessons from My Journey(中译:《领导力的十个核心》)。
PyBCw6w6dPpJZRCt.jpg
老爷子有着如此丰富、多面的人生,人们对他冠以“体系结构宗师”、“硅谷教父”等等称号,因此,他的人生经历非常引人注目。最近,《连线》杂志对约翰·轩尼诗进行了专访。
硅谷领导危机:当“快速行动,打破常规”不再管用
《连线》:你在书中谈到了一场日益严重的领导危机,你提到了一些摇摇欲坠的行业。但你没有提到硅谷。你是故意把它忽略了吗?你认为硅谷存在领导危机吗?
轩尼诗:硅谷也存在领导危机。我认为,硅谷公司的规模变得越来越大,它们对公众的影响甚至要大得多,这也是一个越来越大的挑战。这带来了新的领导力挑战,我认为这将需要硅谷的领导者寻找新的成长和新的方法。
问:领导者有哪些新方法?
轩尼诗:嗯,我认为我们必须更仔细地考虑一些在硅谷已经成为习惯的事情,比如,“快速行动,打破常规”(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当你“break something”导致被影响的人数非常多,或者对他们生活的影响非常大时,那么就得换个角度来思考了。硅谷的小公司可以这么做,但Facebook、谷歌,Twitter这些公司肯定不行。
所以我认为对决策的影响需要有更多的自我反省和评估。这需要更长远的思考。这是进入科技领域,而不仅仅是商业领域,我认为短视会导致严重的错误。
问:你刚刚提到的这些公司的很多领导人都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你担任斯坦福大学校长期间,现在Facebook的产品负责人当时是斯坦福的学生,Instagram也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创立的,Snapchat也起源于斯坦福大学。还有什么是你希望他们在斯坦福时学会的东西吗?
轩尼诗:当时所有这些人都是本科生,我们那时对伦理思维和伦理决策没有要求。现在,斯坦福对所有本科生都开设了伦理相关的课程。因此,我认为这反映了一种越来越普遍的认识,即许多进入领导岗位的人在思考这些问题时缺乏充分的准备。我的观点是,往往会发生的情况是,人们被置于需要快速决策的情境中,而他们缺乏如何处理道德问题的背景。他们没有参考,没有起点。因为决策是实时的,他们会犯错。所以我认为,我们的目标是更好地教育他们,这样他们就会更反思,更加谨慎,也许会从一个稍微不同的角度来思考问题。
斯坦福如何培养学生:下一届计算机系要有35%女生
问:我不想单单挑出刚才提到的四位高管。但对于在硅谷变得极为重要的所有斯坦福毕业生来说,不都应该通过斯坦福的教育得到很多这样的东西吗?比如斯坦福新生必须在大一的时候学习文科课程。
轩尼诗:你说得对。我认为其中一些课程有助于培养人们的某种思考方法。例如,斯坦福的课程在培养对多样性和不同观点的认同方面做得很好。但我们没有一门课程专门关注道德思维,以及关注随着时间的推移道德会如何发挥作用。我认为这是我们生活的世界所必需的。
试想一下,那些年轻的本科生,他们中的一些人会成为医生;一些人会成为商业领袖;一些人会成为技术领袖;一些人将进入政界。在所有这些领域,理解道德行为和重要决策的后果都是至关重要的。
问:我对此当然没有异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学生们在取得计算机科学学位,即将进入大公司的重要岗位,却没有学习到足够的伦理道德知识?
轩尼诗:我们有一门选修课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历史了,Eric Roberts教授是这门课的主讲,他也长期担任本科生教育副主席。但我们大概是在八、九年前才把这门课定为必修课,事实证明它适合所有人学习。
问:有没有哪些专门的伦理课程即将在CS系开设,或已经开设了?
轩尼诗:有的。有一些专门的课程试图将核心道德原则引入到技术领域。让我们来看一个现在热议的话题:机器学习系统中的偏见。当然,这种偏见本质上来自于训练数据的偏见,这反映了社会中的各种偏见。举个例子,你拿警察的记录作为训练数据来训练一个系统,以预备未来的刑事案件。你开始逮捕某些人,仅仅因为他们与已有犯罪记录的人极为相似。这会导致各种偏见和歧视。我们必须教育人们意识到这个问题。当他们开发下一代机器学习系统的时候,能意识到这种偏见,并弥补它。
问:所以斯坦福大学将教授人们如何识别偏见,以及如何权衡不同的道德因素?
轩尼诗:是的。以及如何构建系统来弥补数据中的偏见。
问:其中一个批评是,数据存在偏见的原因是由于创建该系统的人大多是男性,很多人背景相似。斯坦福如何实现计算机系的多样化?或者让我换一种说法:斯坦福在你的领导下做了许多的工作,但它并没有接近男女各占一半的比例,而且仍然存在种族差异。
轩尼诗:是的,我们还没有实现男女1:1的比例。但我认为我们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冬季,这期间女性没有进入计算机科学领域并在这一领域取得成功。在这之后,我认为我们在过去五年里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虽然现在不是各占一半,但是可能下一届会有35%的女性。
问:你是怎么取得这样的进步?
轩尼诗:女性是其中的关键驱动因素,她们组建了兴趣团体。被你认为作是能开创新局面的事物反而可能是真正的艰苦,例如:那些处于领先地位的人。因为一旦这一比例达到35%,你知道,你不会感觉被完全孤立,你不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回到当玛丽莎·梅耶(编者注:玛丽莎·梅耶尔是谷歌前高管、后来出任雅虎首席执行官)在谷歌担任高管的时代:在这个有100个学生的大班级中,其中5个是女性、6个是女性,甚至10个是女性。(随着女性数量的上升)女性们逐渐成立了这些兴趣和研究组织,她们开始带来变化。
而另一影响因素,我认为是技术的作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你回到80年代,那么多年轻人长大并对计算机感兴趣,最初令他们上瘾的就是电脑游戏,这些游戏大部分涉及杀死怪物或人。显然,这不是吸引大量年轻女性的正确方法。现在我们已将方向转向社交媒体,技术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学生们开设了社会福利型的计算机科学课程。这让我们聚在一起,有助于我们研究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技术。我认为这激励了很多女性进入这个领域。
但在女性教学工作者方面进展非常缓慢。我们所雇用女性的数量比平均水平高,但达到真正的平等仍需要很长时间。当我担任教务长时,斯坦福大学任命了第一位女性为法学院(斯坦福大学七大学院之一)的院长。当我以校长的身份离开时,其中四所学院的院长都是女性了。你知道,我们现在有一个女教务长,我们还有一个工程学院女性院长、一个法学院女性院长,一个人文科学女性院长。而回到1999年,我们当时在整个大学历史上只有一位女士,这是一个重要的变化。我认为榜样的作用很重要,它激励着人们,然而我们仍然需要在这些教师队伍中尚未被充分代表的少数群体身上做很多工作,但这将是个缓慢的过程。
问:在这工作岗位大变动以及人工智能大热的环境下,斯坦福大学还为学生做了什么准备?
轩尼诗:我们正在努力训练他们,并为他们配备所需的工具,因为未来的工作岗位和内容会发生很大变化。我认为这种变化不会带来就业寒冬,但它会导致人们的工作有很多变化和新的机会。我们需要重新培养一些传统角色,就像训练计算机那样。
我们一直在谈论医疗及其可能影响,因为辅助诊断技术的时代来临了。假设用于读取X光片的计算机程序可以有同放射科医师一样的表现,那接下来的机遇就是解放医生,让他们远离只盯着机器的方式,让他们更多地与患者接触。我知道如果我患有严重的疾病,我不希望医生看着电脑,从屏幕上读一些东西给我。我希望他们能够更好地利用计算机,使用计算机产出的数据,然后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告诉我,你有严重的疾病。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我认为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人们如何开展工作以及如何利用技术的方式。我们正在思考如何利用AI来加速并增强人们可以做的事情,而不是让机器取代人类。
个体学习能力不同,远程教育项目实施起来远比我们想象得难
问:我想问一个关于远程教育的问题。你在书中有很多关于斯坦福大学学生扩招的问题,关于未来纽约校区的内容很多,但远程教育相关的内容相对较少,我知道你之前已经就这类问题谈过了很多,您现在对远程教育的发展方向有什么看法?
轩尼诗:我的观点是,我们找到了一个能使远程教育运作良好的领域。它延续了教育、终身教育,主要关注那些需要学习一些新技术、新技能、新的管理技能或者正在进行工作转换的专业人士。这喜人的特点是已经拥有学位,他们希望提高的是技能。他们非常专注,并谨慎地使用时间。他们是真的想学习和掌握一些技能,所以他们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远程教育。
你现在开设一门关于区块链和网络安全的课程,会有数百想要了解并参加在线课程的人:他们听过这项技术,也是这个领域的实践者,他们有兴趣了解这项技术将如何适用于他们的教育背景、工作经历。这些人可以称得上是非常成功的,因为他们知道学习新技能的重要性。我认为,我们在远程教育方面还需要更努力奋斗的方面是了解它在增强其他非传统学生的方面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
你知道的,我一直想看到一个问题能被解决,那就是如何处理补习课程,这需要考虑到有多少美国学生在准备上大学之前是需要补习课程的,这是我们应该尝试在线做的事情。事实证明,搞清楚如何进行这项工作并使其能够激发人的兴趣,这实施起来比我们想象的要困难得多。
问:为什么?
轩尼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而问题的答案是这样的:为学习是一个比我们所理解得更复杂、更以人为中心的过程。这不只是一个观看教学视频的问题——让视频给你带来视觉冲击,学习的过程就会发生——事实并非如此。这个问题关乎动力,关于个人和他们专注于某事的能力——他们是如何进行努力尝试,并了解错误何在,了解后又进行怎样修正,不同的人在这方面的能力水平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的学习系统必须比我们最初想象的要复杂得多。
问:最后一个问题。在您书中的众多课程中,您认为现在对硅谷最重要的是哪一个?如果所有领导者都需要阅读其中的一个章节,他们应该选择哪一章呢?
轩尼诗:领导即服务。无论你现在领导的是硅谷的一个大型组织,或者一个小型组织,你所服务的人群是你的投资者、你的股东,你还服务你的员工、你的用户群。这不仅是关于你,这还关于你为所有这些人将要做的事情。
爱奇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发新帖

tomchina55当前离线
新手上路

查看:339 | 回复: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